兔子也考虑到了这一点,楚生这家伙身上邪乎的很,自带轰炸区的男人,而且霉运冲天,跟着肯定有不会有什么好结果。
 
    “e,我们过去了再看吧,先进圈再说。”兔子也不敢打保票,毕竟有楚生这么一个不稳定因素在,一切皆有可能。
 
    陈思琪对楚生也强调道:“待会儿跑到渔村码头,不要看不要说不要问,我们先顺顺利利的进圈好吧!”
 
    楚生也是知道了自己游戏中的霉运体质,很有可能就是这个混蛋系统搞的鬼。
 
    “好的,那待会儿你们先去码头找船,我在屋子里躲着不看总行了吧?”
 
    对于楚生这回的表现,陈思琪十分满意。
 
    第三个毒圈还有五十秒就开始刷了,他们必须赶在这之前找到载具,否则游到一半就会被毒死。
 
    这局从最上面的s城一路狂奔过来,要是最后毒死在水里那就太憋屈了。
 
    兔子和小爵已经穿过了农场,远远地用八倍镜扫了一眼海岸线,还果真让他们找到了一艘船。
 
    “不出意外这回有救了。”
 
    兔子和小爵同时松了一口气,只要楚生不奶,这船应该没问题了。
 
    “小爵,你先过去把船开上,不要给楚生任何奶的机会!”
 
    兔子当机立断,这船无论如何都要稳稳控制在手里,要不然开始缩圈后,他们就真的要凉在海里喂鲨鱼了。
 
    “楚生,你到码头之后先到屋子里躲着,我们喊你你再出来。”
 
    陈思琪听到这话,顿时欢呼雀跃,如释重负,显然是找到船了。
 
    “好的,我这次什么都不说,我待会儿先躲屋子里。”
 
    楚生打了一个急救包,穿过农场朝着渔村码头的房区跑去。
 
    “心疼大舅哥,在外要被天火洗头,对内还要遭队友排挤。”
 
    “这圈和轰炸区也太楚生了吧!”
 
    “做人不能太楚生。”
 
    “楼上怎么说话的,怎么骂人呢!”
 
    “2333这个名字梗要过不去了(叉腰牛逼会儿)”
 
    小爵跑到沙滩边,兔子在掩体后面掩护帮他架枪,陈思琪时刻盯着地图看有没有刷新轰炸区,三个人如临大敌。
 
    而楚生这时候躲在马路边的一个小厕所里面不停地缠着绷带。
 
    现在毒已经很疼了,要是这个圈再吃一波毒,四个人都要gg。
 
    没有看到轰炸区,三人的心都提到嗓子眼,就连直播间里的观众也都在讨论。
 
    “果然,只要大舅哥收了神通,这轰炸区就不来了。”
 
    “有人号称能掌控雷电,大舅哥则是辣个可以掌控天火的男人。”
 
    “以后不如我们就叫大舅哥‘辣个男人’吧!”
 
    “听起来居然莫名带感,oj8k!”
 
    楚生也看着地图,发现果然没有被轰炸区洗头,心中一凛,似乎发现了什么不得了的事情。
 
    就在这时,楚生忽然鼻孔一痒,打了个喷嚏。
 
    “啊嚏!”
 
    这个喷嚏的声音吓到了三人,就在此时忽然一道轰炸区将整个渔村码头笼罩。
 
    “666该来的还是要来,我楚生虽然不说话,但是一个喷嚏照样能招来轰炸区。”
 
    “轰炸如风,常伴吾身,我为轰炸区代言,请叫我轰炸区楚生。”
 
    “楼上的话有歧义哦~”
 
    “看来以后楚生玩绝地求生,恐怕不能和队友在一起了,得找个野点发育才行。”
 
    “别说四排了,今天过后楚生‘轰炸如风,常伴吾身’的美名怕是就传出去了,以后恐怕没人敢和他一起玩了。”
 
    兔子直概率,中一次彩票一等奖的概率也不过一千七百万分之一。
 
    这概率已经不是科学可以解释的了!
 
    兔子在屋子里架枪,小爵看到轰炸区咬牙决定一试,要是这艘船再没了,那铁定凉凉。
 
    就算拼死,他也要把船控住!
 
 第11章:游戏不止,霉运不止
 
    轰炸区只能炸到岸边,只要小爵开船到海面上,轰炸区就炸不到他了。
 
    “这次真的不关我的事啊,我一句话都没说啊!”楚生心态也彻底崩掉,不说话打喷嚏都能引来轰炸区?这蓝洞怕是和他有杀父之仇啊
 
    陈思琪哭笑不得,是真的信了楚生有毒这个说法。
 
    她虽然不算是绝地求生的技术主播,但这个游戏也玩了两百多个小时了,还从来没有见过这种情况,跑到码头后直接找了一间屋子。
 
    “楚生啊,以后你要是玩这个游戏,恐怕队友得躲着你才行,决赛圈再见。”
 
    “获得来自【chenaa】的吐槽值3点。”
 
    吐槽值【84/100】。
 
    出奇的,这一次兔子和小爵没有吐槽楚生,两人早已心力憔悴,无力吐槽。
 
    楚生打了一个急救包,浑身上下只剩下一个急救包以及十个绷带。
 
    随着轰炸区的爆炸声,所有人的心都凉了,恐怕这艘船也逃不脱被炸毁的命运。
 
    巨大的火球在小爵身旁爆炸,就算心中慌乱也得硬着头皮冲上去。
 
    当小爵跑到沙滩边游到海里的时候,轰炸结束,瞬间恢复了清净。
 
    “卧槽没炸,快上船!”
 
    兔子兴奋地拍着桌子,比得到线下赛冠军还要激动,有种扬眉吐气的快感。
 
    陈思琪也开心的大喊起来,直接破窗翻出去,朝着海滩跑去。
 
    小爵没有第一时间上船,因为对面很有可能有狙击手在瞄准着船头,只要有人一坐上船,就有可能被爆头。
 
    楚生松了口气,也从屋子里出来,朝着沙滩冲去。
 
    这一次载具没有爆炸,他刚冲进安全区打好最后一个急救包,毒圈就开始收缩。
 
    四个人全部游到船边,这时候才一起坐上船。
 
    楚生直接坐在了驾驶位上,开船加速一气呵成,直接朝着对岸踏浪而行。
 
    直到这一刻兔子、小爵和陈思琪几人才感觉到如释重负,似乎游戏中的海风扑面而来,让他们心情也莫名的变好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