兔子和小爵关了语音,摘下耳机说道:“我说了吧,这兄弟真的有毒!”
 
    “龟龟,这也太秀了,连续三个轰炸区砸脸,这概率……”
 
    两人身为技术主播,如果刚枪被打死也就算了,这种憋屈的跑毒还要躲天火,实在是太狼狈了。
 
    “这个游戏里能制裁技术主播的,除了神仙就只有运气了。”
 
    “贼憋屈,不过还是得跑啊!”
 
    “向前跑,迎着天火和毒奶。”
 
    躲过了这次轰炸区,第一个毒圈彻底缩完,众人身上掉血的速度也加快了不少。
 
    四人沉默着一路狂奔,路上没有看到任何车辆。
 
    第二个安全区完全落在了机场,唯一庆幸的是距离第一个毒圈位置不太远,不幸的是待会儿他们需要上岛,肯定有人堵桥,到时候铁定又是一场大战。
 
    “大兄弟,你还是不要说话的好,要不然天火又被你招来了。”陈思琪笑的眼中含泪,直接给笑哭了,虽然大家都知道这是概率事件,但是人品这种事情还是不好说的……
 
    兔子和小爵也苦中作乐,笑道:“兄弟你到底做了什么天怒人怨的事情,可以让轰炸区一路跟着我们。”
 
    楚生哑口无言,不知道如何解答。
 
    “对了兄弟,还不知道你名字呢,一直大兄弟大兄弟的叫你。”陈思琪考虑到直播效果,也不能一直死气沉沉地跑毒,找些话题不让气氛冷下来。
 
    此刻弹幕里也刷了起来,“是啊大伙儿还不知道大舅哥的名字呢!”
 
    楚生犹豫了一下,说道:“你们还是叫我大兄弟吧,大兄弟挺好的。”
 
    陈思琪没想到自己请求居然被拒绝,心里有些难以置信。
 
    她身为斗鱼排行前几的大主播,除了水友以外还没被哪个人这么明目张胆的拒绝过。
 
    尤其是这时候她直播间里面的水友开始带节奏。
 
    “斗鱼一姐陈妈妈惨遭素人拒绝,场面一度混乱不堪!”
 
    “究竟是道德的沦丧还是法治的缺失~!”
 
    “我打赌大舅哥肯定不知道斗鱼一姐陈妈妈,否则他肯定会……拒绝的更彻底!”
 
    陈思琪看到弹幕,也不信邪,忙对水友说道:“你们信不信,我今天还就是要问出他的名字,不服的来开盘!”
 
    陈思琪心里也有自己的打算,让你们这群家伙乱带节奏,就算问不出来她不会一个电话给小鸽子啊,反正开盘里面又没写着不能场外援助,嘿嘿嘿~
 
    陈思琪瞬间开盘,标题是能不能问到大兄弟的名字,选项能/不能。
 
    结果一开盘,陈思琪直播间里面的皇帝瞬间将不能拉满。
 
    “卧槽,你们这群人真的丧心病狂!就这么笃定我问不到吗?”
 
    嘴上这么说,陈思琪心底窃喜不已,让你们带节奏,一会儿把你们的鱼丸全都洗光!
 
    刚才下注的皇帝也是直接号召道:“大家到小鸽子的直播间,给大舅哥说千万别说名字!”
 
    皇帝说完也是直接来到了小鸽子的直播间,直接说道:“大舅哥千万别给陈妈妈说你的名字,事后我给你刷个火箭!”
 
    楚生愣了一下,随后看弹幕才知道发生了什么事情。
 
    原来是自己刚才没有告诉名字,然后陈妈妈傲娇了直接开盘打赌,这位皇帝就是专坑陈妈妈来的。
 
    “你们水友就这么坑你们喜欢的主播的吗?”楚生不由问道。
 
    “水友的事怎么能叫坑呢!”
 
    刚才他也是被水友坑了一回,直接从上面跳下来摔死了,从那之后楚生就长了个心眼,水友说什么都不能信!
 
    楚生考虑了一下,自己的名字无论如何都不能说的啊!
 
    陈思琪也发现自己的皇帝跑到小鸽子的直播间和楚生‘交易’,忙开麦说道:“大兄弟我看得出你不是那种见钱眼开的人,不如咱俩加微信好好谈谈。”
 
    陈思琪一对大眼睛很是灵动有神,长相也知性成熟,在各种妖艳四起的主播区也算是一股清流。
 
    “哇,可以加陈妈妈的微信,大舅哥这波不亏啊!”
 
    “羡慕,我也想要陈妈妈的微信号!”
 
    “大舅哥我们商量一下,我给你刷十个火箭,把陈妈妈的微信号转手告诉我呗~”
 
    “大舅哥表示你们
    “斗鱼主播区一姐陈某索要微信被拒,场面一度非常惨烈!”
 
    “哈哈哈太惨了,大舅哥毫不犹豫的拒绝!”
 
    “换我我也拒绝,有小鸽子那么可爱的妹妹,陈妈妈什么的,不存在的!”
 
    先前在小鸽子直播间的那位皇帝,直接刷了一个火箭。
 
    “大舅哥我是服的,拒绝起来斩钉截铁,火箭送上!”
 
    陈思琪双颊微红,掏出了手机对着摄像头。
 
    “哼,不就是个名字吗!大兄弟不给说,我还不会问啊!你们啊,图样图森破,这鱼丸我今天是洗定了!”
 
    看到陈思琪拿起手机开始拨打电话,弹幕直接爆炸。
 
    “卧槽还能这样,失策了失策了,我的鱼丸啊!”
 
    “无良主播恶意开盘,举报了举报了!”
 
    “忘记陈妈妈有小鸽子的手机号了,这操作有点骚。”
 
    这时候水友也纷纷跑到小鸽子直播间,开始给楚生汇报情况。
 
    “大舅哥,无良主播陈某正在给小鸽子打电话,想要套出你的名字!”
 
    “大舅哥,我现在已经在天台上了,等我抽完这支烟就会选择结束自己的生命,一条活生生的人命就在你面前摆着,能不能救就看你了!”
 
    “大舅哥,天台上现在已经站满了人,救不救就你一句话!”
 
    楚生看到这么多弹幕,眼皮狂跳,喊道:“大主播,你这么干就不怕遭天谴吗!”
 
    陈思琪耳机也听到了楚生的话,娇哼一声道:“哼,谁让你不告诉我的,那我问小鸽子去,我就不信她也不告诉我!”
 
    “女人,呵。”
 
    “女人,呵。”
 
    ……